在开始正题之前,我们先来看两个有趣的观点,《三十而已》这部都市剧的热播,给观众们送去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,剧中热度最高的,当属许幻山和林有有这对出轨男女,连同演员本人,都受到了一些影响。

然而观察下来,我们却发现,同样扮演了风评不佳的角色,大家对于男女演员的容忍度却相去甚远。

也正是《三十而已》的热播,有关女性的话题被越来越多的提及,事实上,关于性别差异及其所造成结果的探讨,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,从来没有停止过,让人感到疑惑的事情,同样也在好莱坞上演。

如果单说基努·里维斯的名字,可能有部分观众还不是太熟,但一将他与《黑客帝国》联系起来,相信大家就恍然大悟了,即便没有看过这部电影,那些已成为名场面的海报,也在这些年刷足了存在感。

基努·里维斯一直被媒体描述为好莱坞最内向的人之一,而近年来他已经升级成为美国大众男友。

对于这个结果,我们大可不必意外,他完全符合大众对于硬汉型男的一切想象,更不用说,基努·里维斯还是一个成长型的好演员,他身上冷静自持的气质,足够让他魅力四射。

通常大家对一个演员的喜爱,主要来自于他所饰演的角色,但基努·里维斯即便不在拍戏,也时刻散发光芒。电影中,他拯救世界,现实中,基努则拯救他人。

基努·里维斯的妹妹与白血病进行了长达10年的斗争,这促使他创建了自己的癌症基金会。

曾有人这样描述基努:他是一个会为帮助别人而感到兴高采烈的人——即使要他捐出数百万,是一个会坐下来与流浪者聊天的人,是一个会毫不在乎让出自己座位的人。

在他3岁的时候,他的父亲抛弃了他和母亲。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他的母亲和三个男人结了婚又离婚。

基努·里维斯在1999年圣诞夜失去了他唯一的孩子,当时他的女朋友詹妮弗·赛姆产下了一个死胎。在失去女儿后,这对夫妇很快就分手了,一年多后詹妮弗也去世了。

喜欢基努·里维斯很容易。我们钦佩他在名利双收的情况下仍显得是个好人。然而,我们爱他的其他原因,却有点荒唐。

我们把超凡脱俗的善良归结到他身上,仅仅因为他做了非常普通的事情,比如与适龄女性约会。

基努·里维斯通常和比他小10到12岁的女人约会,他的现任女友亚历山德拉·格兰特和他相差10岁左右,可大家一直用负面的眼光来评判她的外貌,好像她是个老太太,或者好像她看起来比他老很多,我们对待男女仍是双重标准。

与好莱坞的许多其他男人相比,基努·里维斯似乎并不太注重外表;他也不会和年龄只有他一半或更小的女人到处游玩,更不会和被当成战利品 的伴侣或模特儿周旋,可这样他就应该得到奖章吗?

我不禁想起人们对皮尔斯·布鲁斯南有个 胖 老婆的反应,大家对这样一个没有苛求伴侣外貌的男人堆砌了各种赞美之词,可他是否值得赞美?

其实,当我们大张旗鼓地宣扬,一个有名的男人敢于爱上并不符合社会上 美的标准 的女人时,我们也在维护刻板成见。

这也传递出一个粗暴的信息——不美的女人是很难被爱的,她们需要一个超人般的男人来 忍受她们。

这充分说明我们的文化中,对待男女真的很双标,于是看到类似这样的事情就会认为有新闻价值。

比如当女人摆姿势拍照时,男人不会冒然去触碰她,这是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应该能够做到的。但大家好像 觉得普通 男人就不能尊重女人,我们以为只有基努能够做到,于是对此赞不绝口。

我同意基努有很多让人喜欢佩服的地方,但这并不是代表我们应该为他做到一些简单而基本的事情而狂热,因为其他人也同样能做到。

有人因艾玛·沃森气质独特,称赞她不像其他许多同龄女演员一样是个派对女孩时,她指出这只是因为自己性格内向,是个性导致而不是有意识的行为后,招致了众人严厉的批评。

2019年,艾玛将自己的单身状态归纳为和自己交往时,媒体更是排着队往死里整她。《每日邮报》称她为 最烦人的人之一,《新政治家》预言她是 女性解放的死神,《泰晤士报》则称她为 醒目而浪荡。

和基努一样,艾玛似乎也坚信可以利用自己的名气形成一股力量,但和基努不同,社会对她的评价更多是翻白眼,就像她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。

艾玛确实比基努-里维斯小了近25岁,但很难找到一个内敛的女演员和 美国大众男友 相比,毕竟美国社会对55岁、安静而有头脑的女人的性感魅力并不太感兴趣。

我们不会称赞哈莉·贝瑞、妮可·基德曼、萨尔玛·海耶克、朱莉娅·罗伯茨、朱丽安·摩尔、维奥拉·戴维斯和海伦娜·博纳姆·卡特等50岁+女演员追求 适龄 的爱情,也不会仅仅因为她们没有让男人感到不舒服而大加赞赏。

我们对50多岁的女人苛刻得多,当男人们可以继续拯救世界时,好莱坞的女性们却被告知,一旦到了中年,她们就会迅速失去出演好角色的机会。

也许这就是卡丽·安妮·莫斯被批判的原因,52岁的她在《黑客帝国4》中重演崔妮蒂一角,影迷们对她的外貌评头论足,觉得她已不够漂亮。

凯莉·费雪重返大银幕饰演莱娅公主时也受到嘲笑,一位《纽约邮报》的作者还说:如果嘉莉·费雪不喜欢因外表而被评判,她应该退出演艺圈。

在我们看来,男人可以变老,可以头发变白,可以接演好角色,可以找22岁的模特当女友,但一个老去的女演员,往往会被当作是对观众感官的侮辱。

所以很多人觉得基努真是太不可思议了,他居然能和一个近50岁的女人约会而不作呕。

其实,格兰特和基努早在2011年合作出了一本书——《幸福颂》;2016年,他们又一起写了一本名为《阴影》的书。

1994年,她毕业于斯沃斯莫尔学院,获得历史和工作室艺术学士学位。2000年,她又获得了在加州艺术学院艺术硕士学位,2007年她就举办了个人展览。

同时,她还是一名积极的慈善家,受保罗·纽曼为慈善事业创收的食品标签启发,她发起了GrantLove项目——一个艺术家拥有和运营的项目,制作和销售原创艺术品,以造福艺术家和艺术的非营利组织。

这是一个不需要生活在男明星阴影下的女人,她的社交媒体也从来不发基努相关的消息。

与其大谈特谈基努是多么的勇敢,多么的清醒,居然和一个47岁灰白头发的女人约会,或许我们应该尊重格兰特的成就,承认基努和一个充满活力的女人建立了一段关系,两个人是完全平等。

但是,我们应该去欣赏他做的那些真正伟大的事情,不要只因他脚踏实地的生活就把他捧成神。

女性的进步要求我们停止把举止得体、不贬低女性的男性塑造成英雄,是时候对男人有更高期待了。基努就是他们也能够言行得体的证据,男人们并不是只能变成痴迷于女性外表的性瘾之徒。

Write Your Comments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文章归档

分类目录

功能